本研究室參與東吳大學主辦之法國核能法專業講座,收穫豐碩

感謝東吳大學程明修老師之盛情邀請

參加這一個在此時節特別有意義之會議

Jpeg

由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相當資深之Jean-Marie Pontier教授,主講法國核能資訊公開法制

該場次由陳春生大法官主持

而pontier教授,除了以核武 國防資訊、核子醫學 醫療資訊 、核能發電  工商資訊 三大領域,分別探討相關之核能資訊公開法制與機密保護法制外

也提供了相當多 法國經驗之分享。

我簡單整理包括:

  • 「法國記者很常扭曲,並講錯誤之資訊,這是核能資訊公開的難題」
  • 「在民主社會裡,往往並不是說話最大聲者,就是最具代表性的聲音」
  • 「熟悉當前相關資訊網路科技之應用者,形同擁有權力者」
  • 「資訊透明化之難題,就在於:一旦政府公開太多專業性資訊,則民眾也會質疑政府資訊公開,是故意失焦」(OA:也就是資料不是越多越好,越多,民眾也會抱怨)

最重要的是核能資訊公開本身VS一般資訊公開之不同性:

  • 核子資訊公開,必須他的原罪問題。核能使用與發展,常有「死亡的意象」。這也是跟其他資訊公開不同之處。(按:如,普遍很多人都會引用氫爆,誤以為是核爆)
  • 核能資訊本身之『專業性』。老師特別提到「每一個人都想要對所有議題表示意見,但實際上。。。專業性不足」
  • 記者在利用資訊之角色:記者本身會故意將資訊『粗略化』,且加油添醋,不注重「事實本身」,而是「影響公眾」。這導致資訊公開一開始,就等於『跛腳』啦(跛腳,是P教授非常強調者)
  • 完整性、誠實之重要性:需要避免情緒、表面之討論。

﹍﹍﹍﹍

中間茶敘的過程中

有與會者也問到:市民不服從在法國?抗爭在法國,若違法,是否「追求公益」會變成法院判決之參考?

P教授很快地就說:在南特機場抗議案,有環保團體跑進擾亂施工,法院也一樣判刑,而法院並沒有考量抗爭的公益。因為抗爭的公益性,很難判斷,要由誰來判斷,非常困難。

市民不服從,不是說你一開始就可以主張。就算主張,要合法的前提,也是需要以和平手段。他舉自己為例:他也反對同志婚姻,也走上街頭,但也不能逾越合理界線。如他有市長的朋友,也反對同志婚姻,但一旦法律通過,他也一樣要證婚,不能因反對同志婚姻,而主張拒絕證婚。

﹍﹍﹍﹍

聆聽P教授的演講,可以深刻瞭解到資訊公開與民眾溝通之難題

我的心得就是:

第一、法國有分散型與集中型資訊公開與機密保護架構,大多數跟台灣非常類似。

分散型:我國之醫療資訊、工商資訊,也都有類似的保護架構。

集中型:台灣有政府資訊公開法、法國有政府文書及溝通交流法;我國原能會也有行政院原委會資訊公開作業要點 法國有所謂TSN 核能安全與透明化法

但,我個人認為TSN「法」,可以更全面性地,且層級更高的處理核能資訊公開的問題

是可供我國借鏡之處

 

第二、在資訊公開上,涉及被動公開以及主動公開

  • 在被動公開上,我們可以看到法國有很多資訊請求權等等。讓民眾可以取得相關資訊。
  • 但在主動公開上:在決策過程當中,法國之獨立管制機關,如CRE等,也都會做大量的public consultation,透過這樣的機制,來促進資訊公開要有的「專業性」「系統性」「避免誤導性」、「專業但又白話地溝通之功能」等。我個人認為,是有很大的參考空間,也是我國比較欠缺者。

Jpeg Jpeg Jpe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