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拜訪人民大學可再生能源法專家李豔芳老師,並暢談中國與台灣再生能源法制發展之瓶頸與現況

本研究室本週有機會至北京清華大學進行參訪行程

很高興有此機會

順道拜訪參與中國政府在起草可再生能源法時,難得之法律界之專家李豔芳老師

而也在出國的前一天,恰巧收到元照法學出版之專書

111

可順便藉此機會,以文會友

進行更實質的訪問與交流

而李老師也在百忙之中,抽空與我約在人大的法學院研究室會談

共同討論中國大陸當前再生能源法制發展之困境

以及未來的願景

此一過程中,也瞭解到

中國大陸發展問題的癥結點

無非是:

  • 發電集團國企的力量太大,導致不利於民間資本的參與發展再生能源,某種程度,背離德國FIT發展的理念
  • 這也讓制度設計導向,與台灣偏向小型太陽光電發展之情況不同;偏向發展大型、集中式再生能源發電,如大SOLAR PARK、大WIND PARK,而非小而美的分散型PV。
  • 電網集團的國企力量太大,導致:全額收購制度的制度設計原意,遭到扭曲,這也背離FIT發展過程中,原則上百分之百上網之理念,而產生了「配額」上網之理念。
  • 也因為此一配額理念之思考,導致大陸可能創造舉世獨創之   課與輸配電業RPS義務之制度。因為世界上之RPS,大多是課予零售電業retailer(如美國、英國),只有少數課與發電業(如韓國) 或消費者。之模式。但針對輸電業,中國未來肯定是世界第一。主要的原因是,在FIT下,輸電業原本就有百分之百優先調度之義務,何來照道理對輸電業,就是百分之百之RPS。故中國情況真的是相當獨特,實在可以繼續觀察。而本研究室也在跟李老師討論後,似乎得出,其實中國的RPS,並不是一種RPS。而是一種:併網、併聯規則的強化。而已。故與原本的RPS理念,似乎仍有不同。不可不查。

總之,李老師相當好客

也與我從下午三點半一直聊到七點欲罷不能。

除了再生能源之經驗外,

也進一步更細地分享了對於環境法制、廢棄物發電法制等之理念交流

在這過程中,

我也發現到李老師的研究途徑與我相當類似

我們都是希望能夠從細部設計因子

去矯正政府在施行法制之缺失

而不是空泛地談談政府應該要完善化法制等等

只會空談大方向,而不去談具體的制度設計

毋寧,我們均希望能夠在具體制度上,直接提出一套整合各方面的方案

並且可以提出具體的條文內容

來體現出這樣的利益折衝

也讓政府可以最容易借鏡

而我與李老師的共通點

都是均與政府的能源局有緊密的合作

無論自己的理念有無被政府採納或贊同

就是在一個跨領域的政府平台上

鞏固「法律」上的界線與看法

嘗試扮演烏賊者之角色

但是一種有建設性的烏賊也

而李老師相當憂心之中國光伏產業之問題

我也以台灣之發展經驗

向其建議台灣之不錯的競標制度方案

而也向李老師提出競標制度適用在大陸充滿國企之情況

如何做微調

或許,未來可以讓台灣與法國巧合採取之制度

可以更加 發揚光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