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風力機設置適當距離政策規劃」實驗性聽證會,提供針對風機與民宅距離之淺見

本研究室很榮幸有機會參與此一聽證會,並在該聽證會發言

經濟部推動陸域風電召開實驗性聽證會廣納民意-節能減碳服務團隊

實驗性聽證資料及議程 – 經濟部能源局

在會議開始前,民間NGO即在會場外上演行動劇表示對於此一會議的不滿

而我進入會場後,一看到「實驗性聽證」此一用語,就有不祥的預感

程序問題大概會卡住會議的進行吧

﹍﹍

果真不其然

會議一開始各NGO都在質疑實驗性聽證的法律性質為何?

若以本研究之觀點,我其實會比較建議 類似環保署採取公民咖啡的用語觀點

比較可以避免引發與 行政程序法聽證程序不當之聯想

以我的觀點來說,這一種政府諮詢的形式,可以分為

  1. 專家諮詢
  2. 單純公眾諮詢(公民咖啡)
  3. 聽證(行政程序法)

而這種形式,也影響「不公開→公開」「不正式→正式」

而實驗性聽證之用語,會讓人望文生義,誤以為是 三或者 介於二三之間的模糊地帶

但實際上,實驗性聽證的地位,應該就是二。

只可惜政府的法務團隊,似乎沒有在舉辦前就預測會有此一問題,而未能讓本會定位更加明確。

而這也讓議事因程序問題拖延了一個多小時

針對實質問題上,究竟針對風機是否要設置與民宅之距離管制。

本研究室之立場主要為二:

第一、要探討設置風機與民宅距離之管制目的。

若目的是:避免噪音

則噪音管制法就可以處理。環保署也已經於八月五日頒佈噪音標準了。

但若目的是,擔心風機掉下來匝毀民宅

則在達成 目的上(合目的性)上

直接、有效之管制工具

其實並不是距離管制

因為空有距離管制,若設施本身不牢靠、不符合技術標準,也一樣會飛到距離外而砸傷人

故核心關鍵就在於:技術、結構安全標準

這才是比較好的管制工具

而既然目前已經在簡報中,可看到我們已經採取相當嚴格的IEC標準,則似乎沒有必要設置距離要求。

﹍﹍﹍﹍

第二個觀點則是:

若我們非得要因為風機砸傷人民或住宅之安全性,設置距離標準

則從維持法秩序一貫性之觀點

並避免這樣的規定,成為個案規範、量身定做之疑慮

我認為各部會的法規應該一併檢討

例如:飛機也有可能掉下來,損害民眾,故航空城與民宅之距離,是否需要重新檢討與思考。

如:台北一零一與高樓都有地震倒塌之危險,故不同樓間之距離,是否需要重新調整

如:車子會爆炸、機車會火燒車,故未來這些停車場、停車格之設置,與民宅之規範,是否需要檢討?

如:高架橋、高速公路、橋墩都會倒塌,故未來是否要規範與鄰近範圍內民宅之距離。甚至擴大徵收之範圍?

當然本研究室並不同意此一浩大工程

而可發現這些事件,相當類似點就是,他們背後都是透過「技術、結構安全標準」

來達到確保人民生命財產與安全之目的

﹍﹍﹍﹍

最後,從簡報當中,我們也可以發現

不同背景在整理文件時,往往會得出不同樣的資訊。

該簡報之體系,看似非常複雜

但其實就是在處理噪音與砸傷之兩件事情而已

而從世界各國之比較法,我們也可以看到

目前主流是用:噪音管制。

距離,只是間接反應噪音管制的一種途徑。

故歸納兩個特點就是:

  1. 距離管制,乃建議性法規,並非強制。
  2. 距離管制之施加者,大多為地方政府

這也涉及,有關建築距離等事項,一般來說,在建築、土地法規上,地方政府比較有權介入,也比較適合介入,有因地制宜之性質。

不適合中央介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