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 2013 Taiwan CCSU Forum,成功促進與世界CCS法頂尖專家交流

本研究室參與由工研院與能源局辦理之此一盛會

感謝工研院CCS計畫之歐陽博士盛情邀請

讓本研究室有機會將相關資訊,整理成英文。

本研究室發表之主題為:

  1. Anton Ming-zhi Gao, Difficulties and Opportunities of CCS Regulatory Developments in Taiwan, 2013 Taiwan CCSU Forum August 6 th – 7 th , 2013  Place: NTUH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Taipei. (感謝:NSC101-2410-H-007-024-MY2);後京都時代新減碳與能源情勢之低碳政策、經濟與法制之研究:以碳交易市場經濟及法制、台灣低碳能源科技法律藍圖之建構為中心)

﹍﹍﹍﹍

在發表過程中,本研究室主要以 六月二十五日蘋果之報紙頭條為主

並告訴大家:這一個對CCS來講好像是災難之新聞,究竟如何最後化險為夷

甚至成為對於CCS「法制」發展之好消息呢?

﹍﹍

而本研究室在這一個研討會 也是藉此機會跟資深的外國專家(包括IEA相當大頭的Mr. John Gale, General Director, IEA GHG 及  負責IEACCS模範管制架構與歐盟CCS指令起草的法規專家Mr. Ian Havercroft, GCCSI, Australia)請益

到底我這樣提出的一個 新科技推動架構,到底是否有問題。

我的架構為:

1111

外國專家對於這樣的架構

非常地贊同,

基本上可以將他們在實務上遇到的問題涵蓋進去

john gale 先生,也發表,台灣目前所面臨的主管機關不明之問題。

其實在英國也遇到 甚至世界各國也都是 Departments dont talk to each other.

英國之所以要成立DECC 特別是在DECC下設立一個CCS office

就是希望能夠釐清主管機關不明之問題

而以他的經驗

這種機關本位主義的問題,到世界各國都是一個大問題

而針對這一點

有研考會經驗之魏國彥教授也認為,有三種方式解決:

  • 他認為未來政府再造,可以初步解決這樣的問題。就是要去解決跨部會協商之問題。如環境資源部之設立。
  • 在行政院層級之國家發展委員會之設立。
  • 政務委員之存在,也有發揮跨部會協商之功能

而我在聽了這樣的建議之後,也啟發了一些想法

  1. 若參考英國,則似乎我國未來在EPA或能源局下,應該設立 CCS 科 或CCS組
  2. 不過一個比較台的作法,就是成立外圍推動辦公室,例如參考百萬太陽屋頂辦公室(http://mrpv.org.tw/index.aspx),成立一個外圍的CCS推動辦公室。我個人認為這種外圍辦公室,在推廣作業上,可以彌補行政人力不足之問題。且由實際經驗,也可以看到這幾年 再生能源辦公室相當成功,或許未來可以成為CCS推動之參考。

﹍﹍﹍

在此一架構之科技發展上:

我觀察之結果是

科技發展太過於及終於R&D

雖然有少量之DEMO

但對於storage之DEMO推動,仍有待強化

﹍﹍

同樣地,在政策上,我也提到CCS跟其他減碳科技一樣

都是一種跨部會的政策

這也導致一種 多頭馬車 與 everybody’s business is nobody’s business之困境

以台灣目前現況來說

EHS管制上照道理應該要由EPA來負責,但因為仍有可能涉及經濟部之執掌,故似乎有不清楚的地方

同樣地,在誘因上,其實做CCS這種事情到底是經濟部的事情?還是台電中油的事情?目前分工也不是很清楚。導致,錢責不分,也不利於進一步的推廣。特別是DEMO之進行。

而這一點,在會後,也有台電綜合研究所的人員,跟我分享他的看法。

﹍﹍

而我這篇文章的精華,也就是我認為外國人會覺得相當有趣的地方

就在於我將台灣的制度,一個蘿蔔一個洞地,套入IEA與歐盟的架構當中去分析

例如在誘因法制上

我歸納出一個生命週期法制與、科技發展週期法制的概念

這都是一般我看到坊間在談這一塊法制比較少用的歸納整理方式

另外,在管制法制上:

我特別以現場IAN先生參與的歐盟CCS指令與IEACCS管制架構之架構

並進一步整理出五個seamless原則。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我畫一張條文對照表,將IEA與歐盟CCS指令做比較

更重要的是,我將台灣的礦業法,納入這五個無縫接軌seamless去作分析

並指出應該是以 礦業法為核心法 來處理相關的爭議

而礦業法,未來將成為EPA主管之法律

故未來EPA應該是主管機關

(當然我也開玩笑說,今天這個研討會既然是MOEA贊助的,當然我的建議應該是:EPA應該負責這些業務。XD)

當然這樣子也提到目前礦業法其實比較處理是把東西挖出來的問題

而不是把東西放進去之問題

故未來還是有一些配套修正

特別是針對closure與post-closure 階段之特殊法制

﹍﹍﹍

最後則是將台灣法制最新的發展

向與會先進報告

主要是涉及 環保署針對 碳封存場之研究發展與示範,提供10萬噸之環評之新規定草案

公告 預告修正「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部分條文草案。 1020065847
  • 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修正草案條文對照表
  • 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修正草案總說明
2013/8/1 下午 01:58:10

而這一個十萬頓豁免之規定

實際上是兩年半前,在淨煤主軸計畫下之法規研究計畫,我在研究歐盟CCS指令當中,發現有這樣一個規定(他是免除這些計畫,應該要受到CCS指令拘束)

而這樣的想法,我一直在各種內部會議上,跟工研院、台電、中油、環保署、等人員分享

相關智庫人員也一直宣傳這樣的理念

但最後,兩年多來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不過似乎與蘋果日報新聞的影響,有很必要的關係

但請大家不要認為 這十萬噸,是等於蘋果的頭條十萬噸

所以等於是 環保署替 台電與中油量身定做

而是有他的比較法基礎

他是來自於歐盟CCS指令有類似之規定

而且目的是為了不要增加研發的負擔

另外一個原因,恐怕也是:因為灌注量小,實際上,可能引發之EHS影響當然也較低,故管制必要性也較低。

﹍﹍

但實際上這一個環評豁免

是否完整地處理 碳封存示範的問題

可能還有一些思考的空間

也有待進一步研究

﹍﹍﹍

另外,我則是在結論方面

呼籲應該要整合各領域

特別是我們向來只注意technology roadmap 實際上應該要多考慮法律發展路徑

將他點燈點亮222

 

當然我最後也提出

當前世界最大問題 還是在於民眾接受度

而我也呼應GALE的觀點

我認為法律還是可以在民眾溝通上扮演一定的角色

特別是:法律可以用來保護業者之投資,不讓他因為民眾的反對而癱瘓

當然這樣的另外一方面,也是說:法律可以保障民眾,提早將EHS的考量納入

法制明確性,其實才是雙贏的局面!

而這樣的觀點,也是呼應魏教授在KEYNOTE提到的 跨領域研究CCS之觀點。

魏教授雖然是地質系老師

但他似乎於行政經驗中

也發現到 台灣在推動很多事情上,往往問題不出在「科技」 台灣一直有世界一流的工程師

但台灣的問題一直是出在軟件上、以及非科技之社會科學等問題上

而我的簡報,他也很驚訝的是,我為何可以很清楚地勾勒出當前的台灣困境

我只能說,一直聆聽各個利害關係人 包括:政府、不同智庫、台電、中油等。加上,聆聽來自科技、政策、經濟、法律等各界的聲音。

最後我才得出這些想法。

特別是,在研究國外法制上,要注意法制之「施行」所產生之困境

這樣就很容易得出一個「普世」之原則

而這一個研討會最後一場次之議題

似乎也讓外賓可以了解台灣的情況

也讓所有的提問

都圍繞在如何解決台灣的問題上。

讓資深的外賓,可以成為台灣的發展架構之顧問功能!

我也覺得非常欣慰。

這也是我認為的研討會應該要具備的目的。

故這次研討會可說是順利成功!

﹍﹍

而未來本研究室也將透過GCCSI之IAN先生

進一步讓台灣的法規,可以登上GCCSI的CCLP資料庫中努力著

而JOHN GALE先生之認識,也讓我致力於讓台灣加入IEA氣候法資料庫之努力,似乎可以成真

這都是CCS議題外,更重要的成果

繼續推動台灣相關法學之國際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