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張四明老師主持的「核發環保許可過程中公民參與機制研究」焦點團體研討會

近來本研究室相當關注台灣民眾參與機制之發展

以很高興有機會在此一座談會之場合

提供自己之淺見

本研究室也在此一場合發表三輪之發言

在第一輪發言

我主要是針對架構性的發言

第一個問題便是:我們究竟應該將民眾參與的機制,無論是聽證或公聽會

到底將他界定成一個程序機制,還是他有實體的意涵?

理由在於

很多人呼籲應該要建立更複雜的程序機制,實際上,背後想的,都是:希望這樣的機制去影響實體

若無法影響實體決定,通常就非常失望

但實際上:以本研究室的觀點,這其實就跟審級利益相當類似

延長戰線的背後 不代表 你一定勝利

你多了一個「機會」,同時也多了一個「風險」

第二個分享則是:以我個人的觀點,雖然我們台灣或許在相關的程序參與機制上,沒有歐美國家那麼地全面

但近來可以看到政府各部門都盡力在強化這一塊

這也可以看到本研究室參與之過去相關座談會

而台灣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有時候未必是法律出了什麼問題

因為法律往往就只是規範一些抽象的程序原則

因此實際上,我認為應該參考歐盟與英國的架構,進行三化!

  1. 民眾有感化
  2. 高品質化
  3. 電子化、歸檔化

三大方向

具體制度設計內容相當類似:

如溝通議題上,政府應該要更用心設計,以免參與民眾慢天開砲;而問題也設計,也有助於進一步之資訊回應之類型化整理;更重要的是,可以更有體系地回應。而歸檔,與電子化,可以避免相關參與者,有「反言」之情況發生。亦即:在A場合能源發展剛領的主張支持綠能;結果,跑到B場合,又說反瘋機。而電子化,也可以避免現在舉辦許多環保相關的民眾公聽會,有很怪異之現象。就是全省大動員到某一地參與。好像很多時候,都是外地人比當地人更反對這個開發案的這種奇怪現象!老實說這種遊覽車動員的情況,也非常地不環保。故可以透過電子化解決之。

﹍﹍﹍﹍

我第二輪的發言,則是針對討論題綱。

我首先強調,要透過民眾參與與溝通,達到「共識」,我個人觀察世界各國與台灣的經驗,都是零。

綠色和平、地球的朋友等組織,永遠都是反對;業者永遠都是認為一定要支持。 一場零和戰局。

故建議台灣:強化程序之界線,就是採取國際標準。只要是符合歐盟與英國之標準,就夠了。不用去理會進一步之程序要求。

畢竟程序會衍生額外之社會成本,必須要取得一個利益的平衡

在討論題綱上:

基本上,我再度強調:電子化之重要性,以及世界各國政府在促進民眾參與時,或蒐集民眾意見時,都積極發展這一種模式。而這種模式,也可以抒解,我們目前太過於偏重「物理參與」,一定要出現在某一會場,且因為往往無法暢所欲言,而必須佔據發言台。

實際上,透過電子參與,可以暢所欲言,政府也必須將相關資料彙整入相關的說明當中。

不會受到「時間與空間」之拘束與限制 不是更好

我也支持我國目前EIA之怪獸,應該要適度地小型化。

畢竟台灣走了世界獨特的EIA否決權之機制,是非常怪異的。一般也認為說,有相當程度,破壞不同部會分工之疑慮。也因為這樣,我們無法從其他國家之比較法研究,得到借鏡。因為國外都是清一色採取 EIA只是僅供許可之考量情況之一。一般開發許可,應該綜合考量經濟、業者能力、環境等各種情況,回歸各部會。

當然亦有論者認為這是台灣偉大的發明。但顯然這一個偉大發明,不像再生能源競標制度一樣,得到世界其他國家之認同。獨特,可以是unique 也可以是peculiar ,一體兩面。

但顯然,這一個EIA環評否決權,創造了一種「商業模式」給法律事業

亦即,讓環境法律師可以多一關爭訟。亦即可以爭訟的項目除了 開發許可、個別污染許可、污染排放之監督違反外,又多了一個 EIA之質疑。這一種機制的廢除,恐怕對於環境法事業,有不當之影響。這也是我想在廢除過程中,很多反對聲浪之背後原因之一。

回歸討論題綱上:

我認為 英國的風電發展共利機制,本質應該並非民眾溝通與參與。比較像是一種台電的回饋金機制。但當然我也不否認風電發展共利機制,可以透過溝通協調中,去讓民眾知悉。但個人淺見認為,這有其他方式可以處理,故比較屬於:誘因機制之一環。

﹍﹍

第三輪發言,我則是針對與會者對電子化溝通方式,有與會者之質疑:

與會者質疑:第一、政府不應該只是將資訊放在公佈欄,政府網站上;第二、很多民眾,根本不知道英文或沒有網路,怎麼樣參與溝通。

我個人認為這些論點,都與全球發展的主流背道而馳,且忽視調台灣文盲,其實在世界時空來說,就算跟歐美大國,也都算是相當少數的情況。

世界各國發展的主流,都是將資訊放在政府網頁上,促進溝通。因為網路是散佈資訊最快的方式。民眾與政府之間的媒介,就是必須仰賴專業的NGO,定期監督與觀察政府網站。這是國外建立的一個模式。

至於第二個問題,台灣其實在世界上,數位落差相當地小。也因此有目共睹。歐盟也特地跟台灣合作數位落差之計畫,想要學習台灣之經驗。故以沒有網路為由,阻礙台灣電子化溝通之發展,我想是一種很奇怪的說法。

 

最後為了避免這一個研究計畫開花

也建議:

其實大家都知道結論的質化方向一定是:強化民眾參與

但本研究室建議

應該要提出一些量化指標

否則無法去衡量什麼叫做足夠?

而這些指標,可以透過觀察國外的一些案例與國內當前遭逢之重大困境搭配研究

如,英國核電廠許可問題、英國核廢料廠址選址問題等

﹍﹍﹍

總之經由此次參與

又更加了解台灣歷年來的環境爭議

而更高興的,是發現有一群學者

像自己一樣

默默地在背後,嘗試在 政府與環保NGO或純粹環境主義之法學者間

找到一個平衡點!!

雖然這一群人,肯定會陷入兩邊不是人,雙方不討好之局面

但唯有這樣子,才可以提出對台灣有利之解決方案

特別是:如何在   冗長程序所帶來之審慎思辨   VS   程序精簡之訴訟經濟與效率間  找到一個最適的平衡點

本研究室也會相當支持這樣的研究途徑 與 problem solving 之路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