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歐美所主辦「能源安全與歐美政策回應」學術研討會

歐美所近幾年來召開多場與歐盟或氣候、能源有關之研討會(去年度為:歐盟與國際法秩序」研討會;前年度為:氣候變遷與歐美政策回應)

讓我們這些歐盟相關法律與能源氣候法之學者有發展之平台,甚為感謝

今年度之研討會難得著重在能源安全之相關跨領域議題上之研究

本研究室也應邀參與發表並針對與會先進之論文提供諸多想法

首先,第一場次之論文分別為洪德欽老師之歐盟能源政策之發展與限制  與林子倫老師之歐盟能源政策之社會溝通與公眾參與:參與式治理的觀點

針對洪老師之大作

洪老師很難得的指出歐盟能源政策的『限制』

這是本篇文章相當關鍵的重點

而本研究室也以日前ELENA SOLIS主編之轉述

瞭解到若歐盟連有政策環評指令的情況下,都無法要求各會員國之石油探勘之PLAN與PROGRAMME都要受到環境影響評估指令之拘束。而各國也可以恣意地規避歐盟指令之規範。

也無怪乎,在能源「政策」領域內,歐盟會員國更加自由也。

—–

而針對林子倫老師的論文。本研究室也提到

一般科技法的研究途徑,就是希望發展科技→政策→法律→落實這樣的CYCLE

但近幾年來,本研究室也發現到這樣的CYCLE的FOUNDATION!毋寧就是「民眾接受度與民眾參與溝通」

而本研究室也分享了一些想法。

林老師這一篇文章提供了「抽象上層建築」;本研究室則是相當關切所謂技術面的操作此一上層建築之技術姓模式

如歐盟與英國的public consultation都有類似的架構。有三點主要的特色:

  1. 政府網站將參與從頭到尾之資訊歸檔分類,這樣可以有助於落實「禁反言」之情況;
  2. 另外,在溝通上,為提升溝通品質,政府也不是一次丟出一個文件,讓參與者隨意發言,沒有焦點,政府會設計很多問題,這樣的用心也大大提供參與品質;
  3. 而政府在收集完各種意見之後,也不是指做流水帳式地會議紀錄而已,而是會將觀點,做幾個大概的類型化工作。而這恰巧就是台灣在一般公眾諮詢、民眾參與當中,比較欠缺的。

—-

第二場次之議題

分別由吳建輝老師與李貴應老師發表不同主題

吳建輝老師之歐盟在能源憲章條約之參與

提到歐盟成為國際間規則制訂者的重要角色

針對此點,我相當同意

感覺上,似乎美國在二戰後初期,很多法制都是引領世界潮流

如環境法等

但隨著歐洲戰後的復興,很快地就後來居上

而美國近來許多立法,則似乎面對到總統制下之政黨惡鬥困境,不易快速通過立法

而這一點反倒在歐洲是相反的情況

—-

而李貴英老師的文章從一個非常特別的角度

報告探討德國核能電廠提前除役的議題

相當獨特!「能源憲章條約下之德國廢核爭端與國際投資仲裁:2012年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ICSID) Vattenfall v Germany一案之評析」

也可以看到能源法與國際投資法之交錯

而這一切也都是涉及一個國家在推動非核家園之過程當中,最具有政治爭議性的議題:「補償」

德國模式之特色就是不補償;但瑞典、義大利等國,都是強調應該要給業者補償

這大概也是造成瑞典vattenfall公司提起訴訟背後之主要原因

本研究室也大概跟李老師分享幾則觀點:

  1. 本研究室從核能電廠提前除役條例、2002年版非核家園推動法、2013年能源安全與非核家園推動法參與至今,知道非核家園的核心問題,其實就是在:補償。內部有諸多的討論。但也常有因台灣特殊國營體制,而生左手給右手之情況。
  2. 李老師文章比較特別的地方,就在於vattenfall公司,何以透過比較抽象的國際投資保障之方式處理;而非透過比較具體之「核電廠運轉許可」(從40年縮短到32年)之「信賴保護」之「補償」處理。是相當有趣。
  3. 另外,在本案,老實說這一個法規措施,並不是針對瑞典公司,而是他是針對所有的核電廠,也就是說,他的措施其實是一視同仁地,對待本國與外資。這樣的情況,是否會在未來爭端解決仲裁過程當中,有特殊之考量?

————–

下午場次則是開始進入比較法律政治的場次

分別由劉書彬(東吳大學政治系)與王服清老師報告相關論文

王服清老師報告德國執行「歐盟再生能源指令2009/28/EC」之成效-以「生質能源」與「能源暨氣候特別基金」為例-

本研究室認為,這一篇論文之重要性相當高

其主要原因在於BIOMASS可說是具有跨再生能源利用部門之重要再生能源

可以橫跨

  • 再生能源發電
  • 再生能源熱利用
  • 再生能源交通燃料

而且,BIOMASS在發電部門

更具有彌補一般大多數再生能源看天吃飯的缺失

而可以大大提高再生能源發電的可調度性

[台灣情況]

然而目前台灣在目前情況,著重重點在陽光屋頂百萬座與千座風機

而生質能發電上,也偏重相對比較不環保的垃圾發電

純BIOMASS之發電,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之後,發展有限!

德國

相對而言德國則是一直致力於推動生質能之發展

特別是過去比較關注於 PV與風力

但近來也開始重視BIOMASS

台灣之啟示

也因此,台灣似乎可以思考幾個路徑:

  1. 如何鼓勵純發電之BIOMASS之發展
  2. 如何鼓勵在工業部門,在汽電共生系統實施辦法中,提供誘因,鼓勵業者將目前燃煤汽電共生,轉向比較環保之天然氣、甚至是BIOMASS汽電共生,讓廢熱,變成黃金

————

針對劉老師的文章德國梅克爾政府時期的能源政策發展與綠色經濟

本研究室也發表幾點發言意見:

  1. 依據數據,德國目前因為電網過多而遭到有環境不永續之質疑:但本研究在相關論文當中,則看到 德國其實電網仍舊希望大力發展,看來似乎德國會因為電網之發展,而讓國家的環保永續性更加降低。
  2. 再生能源發展之基礎,是民意支持度。我們可以看到德國在2010年的民調,在再生能源推動多年,電價都上漲後,卻竟然還有75%之支持度,相當訝異。其實我們的鄰國日本,也有類似的現象。福島核災後,日本也因大力推動再生能源結合核電停機、大量使用LNG之因素,電價大幅上揚,但民眾仍舊寧願為了非核而多付一點錢。   相對來講,台灣民眾,就是一種既要馬而跑,又要馬而不吃草的心態。實在有問題。反電價上漲,但又希望再生能源發展。這是一個矛盾

在本日最後三個場次

則是分別為蔡老師關於歐美生質燃料法制與永續性標準發展研析

陳博士探討歐盟團結意識

以及本研究室探討歐盟推動離岸風力發電政策與法制架構之研究

—-

主持人李建良老師也針對本研究室之論文

提出希望探討為何歐盟立法與各會員國推動成效之關係

本研究室也提到

全世界有三十九個國家有離岸風機、其中二十三個在歐盟國家當中

這一個數據看起來還好

但若以歐盟國家只有27國來說

23/27之比例,相當地高。

當然某些國家比較成功(如,丹麥、及一直在PK的UK與德國)

有些國家比較失敗

但至少有。

至於成功之因素,當然不能說完全是歐盟立法的功勞

主要有 top-down及bottom up兩個途徑

  • 歐盟法制架構扮演由上而下的途徑:所以至少讓各國有。
  • 但有多少,必須透過下層建築,各會員國立法為之。如德國、丹麥、UK等。

當然很多人或許會質疑,那這樣就不是歐盟立法的功勞,而是各會員國的功勞

故我們應該來研究各國之立法,而無須去管歐盟!

但本研究室會主張:(BOTH)都有功勞說。

因為這兩個立法其實是一直在交錯影響

舉例言之,很多在比較貧窮國家的離岸風力計畫,其實也是透過歐盟贊助為之。或者,歐洲經濟復甦計畫,也有贊助很多。這都是不能忽略者。

——-

至於本研究室之論文

主要強調的是

完整法制建築之重要性

亦即:

我國向來對相關能源科技之發展,過於偏重於法制內的誘因裡面的$$$(如設備補貼、示範補助、FIT、餘電躉售制度等)

但實際上,誘因可以有很多,(如示範設施免環評)

甚至,過度不合理之管制負擔也可能變成發展之障礙,而不可不查。

更重要的是,在這誘因與管制的上面

存在著所謂的「政策」

而所有「政策」、「管制」、「誘因」之基礎

仰賴明確分工的主管機關來提出、研擬、倡議

所以不能偏廢也!

——————-

總之經過這一場研討會

很難得地又可以回復學生時代

聆聽一整天研討會之心情

真的覺得收穫頗豐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