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加能源國家型淨煤主軸計畫-法規專題討論會

從歐美推動ccs之歷史發展

可發現到既有的法制肯定無法因應此項新興科技之發展

從而 若非調整既有法規體制 要不然就是非得制定新的法規 方足以因應此一新科技之發展

本研究是長年以來協助ccs法規團隊發展ccs相關之法制

或許對於很多研究者來說

推動新興科技之發展

無非就是 棍棒與胡蘿蔔 誘因與管制 即可

然而本研究室長年以來主張

任何新興科技之推動

最常遇到的便是官僚文化下 互推皮球的問題

針對一個新興科技 其實釐清主管機關 是相當重要的關鍵性議題

故本研究室也一再以此法律架構之發展為核心之關懷

----

今天的會議 很榮幸有機會聆聽 李堅明老師所帶回來的cop18與ccs之最新資訊、林立夫總主持人對於ccs發展策略的最新進展 以及 中興社冀經理針對台灣ccs法制架構之規劃以及未來台灣法制方向微調之建議

而擔任與會的學者專家

我也提供了一些對於台灣ccs法制未來發展方向之建議

以有助於台灣未來ccs法制建設之參考

----

一、總體法規策略:宜著重『既有之規』(相較於:制訂『新』『法』)

CCS科技應該著重在針對既有法「規」之修訂,特別是不要動到法,可以僅透過修改「規」(行政命令)即可達到因應CCS科技引進的目的,是最佳的方式。

 

二、具體管制面上

呼應台電提到之針對研究示範井之簡易EIA或相關簡化EIA之訴求,敝人認為宜因應CCS「先導試驗」之特性,適度免除相關EIA之要求。若既有『試驗性』海洋能與地熱能,在「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均免除EIA;何以類似或環境影響稍低之CCS先導或試驗計畫被納入強制EIA之範疇。這在管制上,鮮有失衡之情況。

同理,德國要求二十支以上離岸風機,才需強制EIA;何以台灣一部就要,是否過於不合理?

針對氣候變遷友善之科技,可透過適度之管制豁免,做為其發展誘因也

 

三、具體誘因面上:

(一)二氧化碳納入空氣污染物,對CCS是雙面好處:

第一面:未來裝了CCS科技,可以免除繳交空污費之負擔。

第二面:CCS科技可能會被列為空氣污染防治設備,甚至,可以接受「空氣污染防制基金」之補貼,對CCS發展之資金面,甚有助益。

(二)呼應李堅明教授建議之饋網電價補貼機制,提供具體之建議方向

FIT之功能,其實就是類似既有長期PPA(power purchase agreement)電力採購合約之功能,就是希望透過長期贊助,提供投資者安定之投資環境。而未來具體方向上,有如下之建議:

針對IPP方面:目前是以25年的長期PPA保障之。 既有民營電廠:

特別是燃煤IPP,可提供額外附加費,促使其整合CCS科技,並改善既有燃煤機組之排碳表現。

新民營電廠:

透過相關「開放民間設立發電廠方案」(目前為「第四階段開放民間設立發電廠方案」)將整合CCS科技之燃煤電廠,列為徵求之對象,透過長期比再生能源20年更優惠之25年PPA,促進其發展。

 

針對燃煤汽電共生方面

餘電收購制度之保障

國外燃煤汽電共生,多轉型為「天然氣CHP」或生質能CHP,以促進低碳化。但:台灣卻背離此一世界潮流。

未來,是否讓願意整合CCS科技之燃煤汽電共生,提供特別之優惠餘電收購費率(汽電共生系統實施辦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