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針對「參與式科技評估與制度變革」專家座談會,科技決策之民眾參與與溝通,發表意見

近年來政府針對各種科技發展,甚至產業發展之過程當中

均屢屢引發眾多民眾抗爭與民眾溝通不足之爭議

而這樣的情況在 針對許多能源科技之發展與應用,更是甚為明顯

大多法律人,多會認為乃政府行政部門無意與民眾溝通

後來在行政程序法通過後

故往往要求政府應該要踐行正當法律程序或舉行相關之公聽會等

但真的這些公聽會或很多政策說明會 是否有發生其功能

本研究相當懷疑

公聽會一場一場地開 說明會大張旗鼓地舉辦

但最後的結果往往就是不歡而散 或者 政府與NGO仍舊各持己見

媒體相互喊話較量之情況仍舊持續

對立之僵局仍舊持續!

—–

本研究也發現這種現象

其實不是台灣所獨有

在歐美國家也相當普遍

對於一個議題,政府與NGO與民眾等,都已經有定見

程序面保障的真諦

不在解決實體的問題

而在透過程序的賦予

讓彼此之間可以多一點討論的機會而已

—-

不過台灣當前最大的困境

大概就是 很多科技的決策

在這樣的討論會場合當中

往往溝通的品質相當低落

大部份的公聽會 很多都是講跟會議主題無關的提問

要不然就是,跟主題有關,但是是討論主題的前提問題(或可行性的問題)

也就是說,往往涉及的問題是,政府要不要做,而不是政府怎麼做比較好。

而後者,大多也是政府舉辦公聽會的目的

—–

對於這種往往最後陷入各說各話,牛頭不對馬嘴的眾多公聽會、聽證會

本研究認為,政府亦責無旁貸

亦即,專業的政府,應該是想盡辦法,引導民眾針對「特定問題」發問,而不是只是讓民眾漫天開砲而已

—–

而本研究也發現到歐洲與英國有類似之公開諮詢(public consultation)之架構

可有助於促進政府與民眾間之溝通

相關很好的作法比如說:

  • 政府在徵求意見時,必須設定「多問題」,讓民眾針對該問題,做回答(而非,只是給一個很大的政策說帖,讓民眾漫天開砲,無所適從)
  • 政府在收集民眾意見後,必須針對民眾意見,作類型化的分析,很多諮詢意見的回覆,感覺很有判決書的味道。流程為:徵求之問題(爭點)→民眾意見(原告主張)→政府的原先立場(被告主張)→政府在考量民眾意見後,做出最後之決定,包括相關採納與不採納之理由(法院判決)(當然這種情況,跟法院判決還是有所不同。但至少強迫政府應該針對民眾意見作回應,或者,可讓民眾感覺到,自己的意見有被回應)              而非:只有一個逐字稿式,沒有類型化問題與回應的公聽會會議紀錄
  • 相關民眾之意見,在徵求當事人同意之情況下,匿名地或非匿名地公開在網站上歸檔。  即便是  歐盟如此龐大的區域,仍舊有鉅細靡遺的歸檔。這種歸檔的好處,便是鼓勵民眾參與發表意見的專業性;當然最簡單的感覺就是,讓民眾覺得自己的意見,有被聽到(有沒有聽進去,是另外一回事)。          而非:不知道哪些民眾到底講了些什麼

這是本研究初步發現歐盟與英國之科技決策公眾諮詢的重要元素

當然改變台灣現行作法

肯定會增加很多額外的成本

且看似會增加更多的溝通時間

不過與其讓社會流於不專業地謾罵與攻訐

在這些前置作業上花上一些時間

或許可以讓後續的決策與進行的過程,速度更快

這就好比過去很多人對政策環境影響評估之先入為主的觀念

認為是浪費時間

但一旦方向確定,其實整體推動的速度與效率 會大幅提升

—-

本研究室也將這樣的觀點

給在12/10舉辦之「參與式科技評估與制度變革」專家座談會

提供初步之看法

也希望這些建議

可以有助於台灣之有關當局

解決當前台灣面臨的困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