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持續周遊列國,以「能源法」與其他法律或非法律學科持續對話

上週六參加台灣國際法學會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舉辦之第二屆氣候變遷與國際環境法研討會

在準備簡報的過程中

剛好遇到前一天半夜才從上海中國法學會能源法研究會年會歸來

心中突然覺得百感交集

於是決定在簡報的一開始放入周遊列國,鼓勵「能源法」與其他法律(或學科)的對話

  • 年初;韓國延世大學EU round table、5月歐洲政策與法律、6月義大利佛羅倫斯→九月兩岸CCS科技研究→十月:希臘雅典歐亞氣候與能源政策→TELA年會環境法與能源法之對話→大陸上海能源法學會年會→今天國際環境法
  • 十一月:泰國 COSA研討會→交大科法年會→二岸清華→國際CCS「科技」研討會

也放了一張周遊列國的照片

 

—————-

向來在參加這一類環境相關的會議時

與會學者其實都會有一個感慨就是

「政府不重視法律」「政府不重視環境」

其實我學成歸國之後

或者說 在形成我踏入能源法的動機當中

其實有一個原因也無非是

「台灣似乎不重視能源法」

—-

而我對於大家不重視

要喚起大家各界的重視

其實可說也是費盡心思

我認為說,與其一直抱怨大家的不重視

不如化悲憤為力量

「馬特拉不拉,自己拉」

於是我興起了這種周遊列國

到各種場子捧場的誘因

不過當然在整個過程當中

我大概把自己的努力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所謂的聆聽期

因為能源或環境領域

特別是很多政策、經濟的知識

其實並不是可以隨便可得

所以很多法學研究往往容易得出政府什麼都沒做的NGO式的論述

若是如此,老實說,會讓法學導向一個NGO無異的研究

這樣的結果,就是無法促成與政府間的溝通橋樑

所以這些知識的累積

必須要一直不斷的累積

我大概在過去

也花了六七年的時間

就是從各種政府部門的會議當中

從做逐字的會議記錄 到後來參與相關專家會議等等

累積了許多的經驗

而在參與這些會議的過程當中

我往往發現

許多法律人的參與

由於會議中談論太多技術性、公式性等事項

很快地就可以發現他們目光渙散

或者,變成低頭族。。。。

如果沒有累積足夠的基礎知識,法學,實在是真的很難跟人家對話

相對而言,我在與會當中,往往看到很多學能源經濟的、學化工的等等

他們都相當認真地 對法律表示意見

那怕我們法律人常常以自己的本位主義說他們不懂

但我是很敬佩他們 一直認真想要切入 擴大自己知識基礎的努力

總之跨大知識基礎,瞭解政府作為,經濟思想、政策等等才可奠定自己的知識基礎

——————-

而在確定自己知識基礎奠定後

第二步就是開始主動出擊

其實這一個體會也是當年畢業時GAVC老師特別強調的

拿到博士其實才是考驗的開始,不要以為人家會來找你,要主動去找人。

所以也因此,我從2008年回國開始

其實就是周遊列國

到中央機械系、能源科技研討會、CCS科技會議等等各種不同的研討會

開始主動出擊

並開始分享自己如何從法律的觀點

能夠貢獻他們的研究

或者從法學觀點如何切入

其實在這過程當中也慢慢開始enjoy這種對話的感覺

因為你會發現

這一群科技人與理工人、經濟人會成就他們的「霸業」(!!)

絕非浪得虛名

他們真的會很樂意傾聽

而從他們那邊可以知道很多產業界、科技最新趨勢等等

又可以有助於我在法學研究

或者說政策的思考

可以說是相當enjoy這樣的過程

特別是每次開會完,我的筆記本都會畫的密密麻麻的體系圖

當然這樣的好處就是可以更貼切政策的需求

這樣才不會動不動就法律兮兮地嚇跑人家。。。。

如:我上週六研討會其實最後針對台灣發展離岸風電

就是舉出一個比較適合台灣的發展模式

迥異於一般法律人一定會說我們要制訂專法或者我們要來通盤檢討相關法案

但我提出的是

用政策環評作為串連主管機關_管制_誘因之重要工具

因為這也是國外經驗之啟事

也就是

不要先談法

而是先談 如何促成法,形成法的背後力量

這樣也比較可以提高政策的接受度

也就是說,從法律觀點切入

但不代表一定要過度法律兮兮

整合入了政策、科技、與瞭解政治當局的決策情況

也可以提出相對具體可行的建言

—–

當然在經過了這樣的前兩階段後

慢慢的就開始進入第三階段 被動被邀請對話

或者說大家開始有興趣想要聽聽能源法研究到底是在做什麼?

或者說,或許是發現能源法學可以講出一些「不一樣」的法律聲音、「有建設性」(而非總是禁令式)的法律聲音、稍微能讓人家懂的法律聲音

或者說,雖然不懂,但可以注入一些不一樣的研究活水

而最近似乎也是因為第二階段與第三階段的交錯

導致異常地忙碌

再加上自己相當堅持一定非得要完成一定品質的初稿,才願意參加研討會的結果

讓一些邀請者,覺得相當難得

也讓自己的負擔相當沈重

而自己的個性又是

覺得可以跟歐洲研究、科技、兩岸等等不同觀點

激盪出不同的火花

就會異常地熱血沸騰的結果

也很喜歡寫這些文章思考許多事情

——-

從第一階段到第三階段

大概花了整整十二年的期間

才累積出來

也可以發現到

其實法律人從大學開始,某種程度來說,就與主流的理工、經濟等學科脫節的結果

勢必在溝通的過程

也重拾這些東西

是要付出代價也

不過當然目前仍舊是三個階段仍在交錯

不斷地進行中

畢竟學無止境

一直有新的能源學科事務需要學習

只是因為有了一些基礎的累積,catch新知的速度會快很多

所以相對可以稍快地就可以聽懂或應用

或者找到「法學可以做的切入點」

這也是對於許多想要跨入無論是能源法或其他科技法領域者

一些啟發吧

或許很多人都還在半山腰

但我是期許繼續努力很快地就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

畢竟與其放棄半山,去爬另外一座山

不如好好地把他爬完後

有了征服一座山的經驗

更可以挑戰下一座山也!

加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