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子法研擬之諮詢會議

今日本研究室相當有榮幸參與相關子法研擬之諮詢會議

該子法相當重要,可以說是影響 未來再生能源推動所需資金之穩健來源

不過在此我還是要先發表一下我對於這整件事情的基礎觀感

首先,我對於推動再生能源發電,透過「特別公課」(基金)這件事情,很不以為然

因為這一件事情 根本就跟過去台電賣灰電(grey electricity)、賣核電的本質是一樣的

就是一種私經濟行為

也就像中油賣油、賣天然氣一樣

根本不需要扯到基金

不過也因為有了基金,也導致今日會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法律問題出現

—-

而也因為今天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對待 再生能源,相當地特殊

也導致創造了一個中華民國史上最特別的特別公課

這一個特別公課的許多面向

都張顯出與既有特別公課 不同之處

因為這原本就是一個單純的「使用費」問題

但卻被上綱到 特別公課的問題,也導致有很多怪異之處

—-

不過撇開這些前提不談

其實我從古早到今日 的立場都是沒有變動

就是

這既然是使用費

就理應該全額轉嫁

這好像不證自名之理

但由於法條存在模糊的空間 也會產生兩種極端的解釋

不過其實我也知道 有很多比較支持公平正義的人 會喜歡把解釋調向另外一個極端

所以 我也找到了一個說服的方式  簡單的說 就是

若你不允許全額轉嫁

則會產生 IPP與台電之 再生能源發電稅、或碳稅(費)等

而與會的學者一聽到這幾個很關鍵的字眼

也似乎比較可以知道要採取什麼樣的立場

—–

當然針對綠電議題如何根這一個問題鉤上

其實我的立場就是

主管機關根本不需要介入 或制訂任何辦法等等

因為買綠電,是民眾自發的

所以就由台電公司自己run一個「志願綠電方案」就可以了運作了

(我感覺這樣很像某種電價折扣方案)

而且這樣的綠電方案,或許需要經過繁複的費率審定與核定程序 或動用到立法院

但我想,這樣的「綠電方案」既然是大廠商自願的。老實說,這根(強迫地)調漲電價,根本就是兩回事,一定會得到支持。

而台電因為有很多人自願「多」買綠電(必須注意!我這邊用的是,「多」,因為在我前面講的全額轉嫁之基礎下,這些大廠商也形同買了很多的綠電,但因為不夠多,所以仍需要買更多) 而讓他原本貢獻給再生能源基金的數額沒有那麼大

自然就可以透過 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第七條第五項之  「(綜合)電業….報請…」之規範,而『少報』一些即可  (也因此,這根該條的「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後」或「得附加於其售電價格上」這兩段話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

當然這樣的假設前提是

有很多大企業,因為碳足跡等因素

所以必須買很多綠電 而降低自己生產過程用電的碳排放

但我個人是比較懷疑

這些綠電 到底要透過什麼樣的方式,讓業者取得額外出錢購買的誘因

怎麼說呢?

我舉一個比較具體的例子

就是法國在250kW以上的太陽光電,引進複雜型競標制度

而該競標制度,要求想要裝設的人

必須提出該設施的簡易碳排放報告

而該碳排放報告也會納入 決定是否得標的環保因素

在競標規範的附錄中,我有看到台灣與其他國家的角色

而台灣的碳排放數據,其實就是用OECD的數據(想當然爾,當然非常不利)

我不覺得 廠商可以透過證明,來在這邊拿到比較高的分數

因為他們的規範,就是引用OECD的電力碳排放數據

—–

總之經過今天的討論

也讓本研究室深深感覺到

對於總論的學問外

對於各論的學問也非常重要

否則從總論→各論這一個中間的GAP

如何詮釋?如何解釋?

若沒有對各論有充分的瞭解

可能反而會以「個人的主觀或KIMOCHI」來填補

而導致在解釋法律、適用法律的偏差

這也是未來需要時時掛在心上,深刻地加以警惕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