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參與由中興顧問社安排之CCS座談會

本研究室今日參與由財團法人中興社大地工程研究所安排之與日本

公益財團法人地球環境產業技術研究機構RITE二氧化碳貯留研究團隊主席研究員薛自求博士之座談會

與薛博士之座談過程中,對於日本CCS發展之現況與法規發展之現況有相當充分之瞭解與體會

目前日本有很多個示範計畫正在進行中

而薛博士先介紹位於 「長岡」之示範計畫

係由民營 JAPEX公司 (石油公司)於既有(油氣)礦區內進行的示範計畫

而本研究室也詢問薛博士許多問題,也發現到下列三類計畫未來之相關法規之適用情況

  • 既有礦區、示範計畫、無論是ONSHORE 或者 OFFSHORE– OK  因為僅需向環境省作簡單的報告或報備動作即可
  • 試驗、礦區外:目前不明朗,因為沒有專門立法
  • 商業化大規模: 目前不明朗,因為沒有專門立法

—-

日本政府之態度主要認為CCS應該要以出口導向為優先

故並沒有積極進行立法之動作

——

雖然目前日本之METI經濟產業省網站上,有放至由

二酸化炭素回収・貯留研究会發佈之安全綱要(http://www.meti.go.jp/press/20090807003/20090807003-3.pdf

這一個很容易讓人家誤以為是官方的行政命令

但實際上他的性質根本就是「業者之自發管制指針」

也就是他並沒有法律拘束力

那怕他的內容定得非常詳細,甚至包括設施的壓力等等鉅細靡遺的規範

如:注入場址的附近(1.5平方公里範圍內)不可有足以影響蓋岩層及深鹽水層的斷層或不透水層

如:注入二氧化碳期間,隔離套管應採用管道和封堵器(packer),且應建置現場監測系統,借由監測環孔壓力(annulus pressure),以偵測任何二氧化碳逸失跡象。

—-

當然看到這裡大家會納悶說

為何業者要這樣子在這樣的自發情況下 制訂這一個操作綱要

簡單地說

大概也是擔心有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當然另一個目的,也是希望PUSH政府進一步制訂相關法規

—-

只是日本政府真的很怠惰

即使民間已經定好了這麼完整的「技術操作指南」

METI與環境省似乎也是互踢皮球

特別是環境省 只將他自己定位在 離岸CCS與海洋污染法之關係

政府似乎將這個技術規範法制化的可能性 仍在遊說中。

至於在過渡期間,有無可能業者以礦區外之試驗性計畫 符合技術規範,向相關部會申請許可,可以獲准?

經評估,可能性極低

因為公務員心態

沒有法律依據,也不敢隨便發許可

——-

而業者也因為無法可依循的情況下

只有利用在礦區內進行的方式

有點遊走法律邊緣的方式

其實日本的業者也沒有我們台灣人想像中的那麼守法

他們也是喜歡作這種遊走法律邊緣的事情!

—–

因此日本CCS之發展

也呈現出

政府在技術面、政策面投入

但在法規面,似乎並不是非常支持的詭異現象

而法規面的忽視,並不是因為政府沒有認知到

而是積極地故意地忽視

這也是非常地有趣

—–

那在這樣情況下,民眾支持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

薛博士強調

在日本,他們對民眾的溝通開始的非常早

且會一而再在三而地溝通

所以他相當自豪日本的民眾參與的經驗

不過他也強調

日本的民眾溝通

有一種特性就是

很多活動,必須要由「地方首長」(官方)發起

而非業者自己跑去溝通

而且通常有地方首長的認可或政府的認可

民眾的接受度也比較高

另外,針對CCS,可能會跟影響相關產業 如漁業到底怎麼處理?

薛博士也強調 通常只要跟相關協會理事長溝通,就會產生一種上而下的群體服從關係

下面也比較不會作亂

自然就可以順利推動

另外JAPEX公司這些石油公司 其實長久以來都有跟民眾交手的經驗

所以也找到了一個比較好的溝通模式可以處理

這也導致長岡計畫的灌注點其實離居民居住區只有500M(!!!)但卻沒有引發居民的反彈!

這真的很不可思議就是了!

—-

本研究分析

當然這兩點的溝通成功經驗

似乎跟日本群體意識的傳統有關

(就像過去對於核能發電的團結與服從。。。直到最近才瓦解)

似乎不太適用於台灣。。。

而且他們是JAPEX可以成功

但台灣常常是遇到國營企業就要來給他獅子大開口的情況不太一樣

—–

所以日本經驗相當納悶為何 鹿特丹的民眾溝通會失敗

後來RITE分析之後,才發現鹿特丹計畫的民眾溝通

開始太晚

所以才會失敗

——

而法律人在CCS法規形成之過程當中

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也是相當重點

薛博士提到

其實針對這種比較技術性的規範

歐盟與IEA或美國的立法

在他眼中看起來

其實都不夠具體 很抽象

所以法律人在整個這一個安全技術標準當中

只有一位上智大學的老師有參與(北村  喜宣  上智大学法学部・法科大学院  教授)參見第四十頁:

http://www.meti.go.jp/press/20090807003/20090807003-3.pdf

而之所以找到這麼多老師來寫

某種程度,也是希望強調這不是一個只有業者自己寫寫,故意幫自己鬆綁管制的一個技術指針

而是一個有學者專業審查的一個技術指針

而這些學者,也相對來講,跟環境省與經濟產業省平常都是一些顧問

故這樣其實在指針,也是一種事先的溝通與瞭解

讓專家瞭解所謂CCS完整的技術面安全面等事項

也有助於教育他們對於CCS的瞭解 也可以協助推動立法之工作

…不過本研究似乎只能說,好像還是很失敗。。。。。畢竟平成二十一年就已經完成的指針

但到今年,還是沒有相關的立法完成。。。。

—————-

總之與薛博士的會面與座談

深刻的瞭解到亞洲國家在面對這種氣候變遷科技的特殊立法模式

在再生能源法上,也是彎彎曲曲不乾脆

在CCS法制推動上,似乎也是。

這似乎都是與所謂一種變形的NIMBY 現象(不是擔心環境影響;而是擔心發展太多造成電價上揚,成本太高等因素)有關

而希望只有透過示範後,就讓業者投入去發展國外市場

不要在國內市場應用

呈現出一種與歐洲強調當地市場應用迥異之推動策略

未來本研究也將進一步多瞭解其他亞洲國家之作為

希望能夠瞭解歐亞推動CCS策略與法制架構不同之模式

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課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