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室陪同LERU執行秘書kurt deketelaere教授拜訪aearu與清大陳力俊校長,討論未來兩研究型大學聯盟之合作契機

本研究室在前一晚 特別熬夜準備簡報到 一點半

希望能夠讓此次行程能夠有豐碩之成果

在kurt教授精采的演說之下

暢談leru怎麼樣在眾多研究單位當中,殺出一條定位與血路

例如:其組織博士生學校 課程,但該課程並不是針對專業

因為歐洲也面臨到 專業氾濫 博士生過多的問題

他們不希望博士生,心理永遠只想著不切實際的進學校教書的夢想

而且他說歐洲 必須思考即將或已經發生的post doctoral bubble 或doctor bubble 之現象

故針對博士生的訓練重點

當然leru不能取代也不能將專業教的更好

但「非專業」的養成

反而是最重要的

透過博士學校課程,讓學生可以了解溝通的能力、甚至培養近來進入社會,如何讓博士成為就業市場加分的能力,而不是扣分

這就是leru組織 博士生學校的構想來源。。。。。

而台灣參與此一會談的幾位教授,也對此一構想 感到甚為心有戚戚焉

-------

kurt教授也一一回答 ku leuven大學如何重視leru的存在 而設立常設祕書處 管理這整個協會的運作

也希望推廣其他協會也有類似的理念

畢竟這是值得做的事情

且魯汶大學也在看到成果後

也願意贊助更多的人力

也鼓勵國際其他相關協會也可以採此一模式

 

 

 

 

 

 

 

 

 

 

 

 

----

雖然短短的一小時,大部分都是kurt教授在介紹各種不同組織協會運作的模式

但敝人感到相當高興

特別是:我的指導教授只是一個法律人 但對於科技創新,不斷發揮她最強的 體系思考的能力

企圖找到整個體系 無論是高等教育 無論是博士教育 無論是創新體系 當中的「具體問題」與「尚待解絕之問題」

然後藉由找到一個切入角度與定位

誰說法律人不能做這種人際網絡、科技創新的事情呢????

而這些努力顯然也得到個理工導向大學的肯定

而希望讓他繼續延續任期

---

巧合的是

kurt教授也是憲法老師

敝人私底下也詢問

憲法教師是以抽象理論思考為主

何以能夠變成如此具體?

kurt教授回答說:的確,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講很多憲法抽象理論 即便講到實踐 也是講淺淺的  所以什麼東西,拉到憲法層次上,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都是在玩文字遊戲而已。  因為到每一個具體個案都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他是傾向由具體,來思考憲法問題。這也是他上課follow的原則。

---

未來本研究室也將全力協助 為兩個大陸搭橋!為兩個大學搭橋!

協助解決台灣當前法學教育體制等困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