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研究與Kurt Deketelaere教授與前知名事務所DLP Piper律師Marijke Schurmans律師之餐敘,暢談律師生涯規劃與願景

今日乃研討會之第二天

早上在各議題談完南韓、中國、與台灣碳交易相關體制之發展後

由於相關學者之群聚效應

導致我依然繼續陪伴我的老師與師母包括餐敘與下午英華威風力發電之行程之參訪等等

在參訪英華威新豐第六號機發電機之過程當中,除了聽取英華威風電公司發展風電過程之經過外、技術、成本外

相當比較重要的是

在發展風力機過程當中之「法律」與相關「程序」

非常鉅細靡遺

甚至包括風機的運送 由於風機太大,需要剪樹木,而需要經過核准等等之程序

或者,在將風力螺璇槳掛上風機時,也要注意避免砍到旁邊的樹木

還有,他們必須負擔七公里的線路成本,對他們來講是很大的負擔等等之阻礙

而在全程英文介紹的過程當中

其實也發現到原來KURt教授與Marijke律師,也是第一次這樣與風機面對面接觸

當然他們之前也已經在執業過程當中遭遇到很多法律的問題

但在這裡聽起來,特別是倍感親切

而敝人也私底下詢問他相關歐洲申設的阻礙等等

他們也回答的確有類似的問題

如回饋金、等等。

這也很神奇地,顯現出台比之間的距離非常遙遠

但有很多事情,竟然都是一樣的。普世道理

—-

而晚上的餐敘過程,我也照例要陪同

所以就繼續在傍晚繼續地聊天

暢談很多台比文化的比較或者法律文化

在討論過程當中

真的發現 原來全世界的律師業都是一樣的。。。。「操」(除了荷蘭以外)

我就提到 我們台灣都說歐洲律師很懶散,日子過很爽

他就說:才不是這樣子勒。

此時,KURT教授就打蛇隨棍上

開始就說:「我當年在Anderson的時候,他們大家工作都是很病態,每天都是從早上十一點才開始,工作到半夜之類的;我就不理他們,跟他們挑明,我一週只有兩天,而且我要從早上六點半開始工作,但我絕對不加班,準時回家」

「當年,你的師母都是最後一個下班,真的超辛苦的」「可能連週末都還要進去事務所加班」

此時,師母開始就一副KURT老師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就跟他快要吵起來,開始有點火藥味。。。。。

不過還好當時有一些事情讓KURT教授加入另外一攤的討論

我就跟師母說:「唉,我可以體會,畢竟以教授來說,雖然上頭有老闆,但整體來說,自由度還是高很多,不像事務所的 hierarchy,層次井然,you have no choice but to accept that.」

師母也同意我的看法

不過此時KURT教授突然跑回來加入我們

師母也突然「很甜蜜的說,不過還好在我很辛苦的時候,我認識了他,讓我後來可以跑去Exxon mobile當法務」。。。。

—-

當然在討論過程當中,也提到另外一個疑問就是 我就問他 台灣有一些外商的事務所,好像對待工作比較彈性,所以通常可以將工作帶回家,準時下班,不一定要留在辦公室

不過比較多的 事務所 都是有一種非得要你在現場加班的惡質文化

師母聽到就說:it’s really normal ye…

他就說:誰說沒有,所以大家通常都是努力的待, 而且越大的老闆通常都是最後一個走

他就說以他待過的分所來說

幾乎無一例外

不過他也說:還好他沒有去美國,因為聽說美國的更操。。。。

唯一例外,就是荷蘭的事務所

他說,聽說他們六點鐘就下班 而且他們絕對不會回你的EMAIL 一副很羨慕的表情!!!

—-

當然我就繼續追問說:那你們覺得你們在律師事務所的PAY值得嗎?

他們就說:不值得,因為他們都覺得他們在幫老闆賺錢,自己幾乎都是被剝削的。

而且老闆常會將他們的努力,掛到自己的時間上。

甚至,KURT教授說,他曾經遇到,很常他遇到的,都是顧客來抱怨 時數太高 希望他們調降一些。浪費很多生命在處理這種事情上。

他就說,他現在自己開了一家小顧問公司,他收取費用是過去的三分之一,但還是比過去賺得多。因為過去的努力,大部分都是在為合夥人努力著。

而且他舉一個例子,說他當年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在B&M這一間事務所,也是當到快要升合夥人的階層,但發現要花這樣多的時間。。。也覺得不值得。故就繼續維持在他原本的LEVEL過快樂的生活就好。。。。

而我也問他們說,你們有沒有覺得這跟你們當初的期待有很大的落差。你們當年是否就是看到說 挖賽,這些律師,都穿著光鮮亮麗,非常庫的西裝領帶套裝,所以你們就很想進這些事務所呢?

他們也說:對阿。不過這些事務所,反正他們真的招牌很響亮,作了也對自己的curriculum 有幫助,但沒想到一進來,就是被套住。

我就說:那師母你有沒有覺得,那是因為 人不喜歡改變,所以我們就喜歡走這樣的路,就是從 法學院、碩士、律師第一層、律師第二層、律師第三層,跟著大家一直跑

師母回答:「對阿。好像大家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也不會想要特殊的改變。就是跟著大家,也不喜歡作怪。」

KURT教授就接著說: 大家都習慣這樣的生活,不過我就是不喜歡就是想要改變

我也說:哈哈,看來我根您比較類似,是那種冒險型的,喜歡接受風險的;但師母跟凱西都比較像,是那種比較保守心態喜歡做事情就好 乖乖把事情做好,不喜歡衝撞體制者。

而且看起來所謂的剝削,真的是到處都在

而且他們強調,誰說歐洲人生活很輕鬆愜意?

我們也是很苦的。。。。

或許我們的誤會,就是來自於他們相對假期比較多,社會福利比較好吧。

但實際上他們有一群人真的做牛做馬

不過當然看到這裡,大家應該是一片悲觀

彷彿前途一片黑暗

到也不必,我必須說

因為其實從他們的故事,就是恰巧指出「一盞明燈」

到底明燈在哪裡呢?其實非常清楚。就是

「你要在早期蓄積力量,你沒有累積力量,你是沒有改變的本錢的」

KURT 教授提到一個對敝人很重要的期許就是說:你要在一開始很努力,讓所有的人對你有信心後,一旦信任你,將來就是你的天下,no matter where you are……

「你現在就是在累積自己的實力,力量,與資源,」

「時間到了,你就會像我跟師母一樣,我們雖然還是很忙,但可以稍微過著我們想要的生活,取得部分的人生主導權回來」

—-

另外我也提到我們台灣的平均稅賦只有十一左右

他們也非常驚訝

特別是我說 我們有健康保險

他就說,他們平均是四十七的樣子

而他們三分之一都是進了健康保險之口袋

也就是說 他們是用16%的稅支撐此一健保體制

我當然也有說到

其實我們這十一的稅負,其實還有支應很多 小的社會福利津貼,如一些縣市都會有老人年金等等之福利

他們覺得相當不可思議也。

這也是相當有趣的交流

—–

不過都是講這個太嚴肅

來講一個趣事好了

其實今晚有一道菜,KURT教授非常喜歡,就是味增魚 他簡直驚為天人!

幾乎整盤都被他吃掉了

因為他們過去對這種日本菜不熟

我就開始跟他們聊到怎麼樣在布魯塞爾的日本超市,買味增,怎麼做等等。

甚至,還擔心他們食材用不掉,我就說味增還可以煮味增湯,你就是放洋蔥、豆腐、鮭魚等等

此時,他們還是依然很擔心

而我也突然冒出一句話就說:那不然你們可以call SOS Piet!

他們當場嚇一跳就說:anton你真的非常瞭解比利時文化ㄟ。。。。連這個都知道。

我就說:還好有他阿,他拯救了我的蘑菇料理阿。。。。過去我都是煮成一灘水,但有他教,我就知道要在什麼時候放油等等。。。。。太好吃也。

當然他們很訝異,我為何可以懂。

我也馬上把手舉起來,說Een …you moet .. twee……drie…….

他們就露出哈哈大笑的表情

。。。。哈,這大概也是有看這個節目,才會懂得笑話吧

看到這些人的經驗就是

只有苦盡才會甘來

當你一直不想苦、躲避苦,那就是沒有辦法讓他「盡」

從這些長輩的嘴巴裡

真的分享了很多重要的人生訣竅

特別是目前擔任法藍德斯能源管制委員會主委的口中。。。。

雖然這兩個國家在地球的兩端

感覺是兩個世界

但顯然,台灣每天發生的

卻都只是地球兩端一樣的事情上演而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