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哥倫比亞大學氣候變遷法中心主任Michael B. Gerrard蒞臨分享美國氣候變遷與能源法相關研究中心之經驗

本研究室今天參與由經濟部能源局、協合法律事務所及財團法人二十一世紀基金會主辦之「建構能源法制平台專家座談會」

該研討會相當有榮幸邀請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氣候變遷法中心主任Michael B. Gerrard教授蒞臨指導

分享美國在2008年後,三個主要氣候法與能源法中心(包括:哥大、喬治城大學與LA加州大學)之創設過程與定位方向

其中哥大的三個方向為:

能源效率、與氣候弱勢國家之國際合作、氣候變遷調適法律

這也可以看到哥大獨特將「供給面法制」(如再生能源、核能)排在外之方向

這樣的訴求,應該似乎與哥大自己的定位有關

不希望與其他中心有重疊關係

—-

而除了這三個中心的介紹以外,michael教授也提到其他地方的相關中心  如北卡、PACE大學、與西維吉尼亞大學(特別著重在CCS法制與shale gas頁岩天然氣之法制)

也可看到美國雖然有諸多氣候法、環境法、永續能源法、能源中心等,但各自有各自之定位與方向

—-

當然michael教授主要強調的方向可發現到該中心之主要財源相當多元

如協助紐約州政府提供很多諮詢的建議、另外也透過聯合國相關機構,獲得資金,進行國際合作(如印度、馬紹爾群島等)

而會中本研究室也詢問michael教授關於 美國發展氣候法中心 與促進 氣候與能源法「business」及[research]之關係

我主要提到   一個研究中心本身self sufficiency 自給自足之重要性

  • 美國由於有能源探勘(代表著有很多契約、及環保糾紛)、訴訟 (如風力發電訴訟等)會帶來很多律師的商機,這也導致美國有很多在台灣並不是非常知名,但相當重要的學校,都有在教授氣候法或能源法的課程   (如:新墨西哥、休士頓、TULSA、佛羅里達等)也因為這樣的商機,會吸引很多律師在職進修,去就讀許多專業的能源氣候法LLM之課程
    所以這是一個美國的business and research model
  • 在歐洲則是因為 能源事業自由化及氣候變遷ETS兩個主要因素,讓很多主管機關為了管制的必要,而有需要延攬高階懂能源管制法律之人才進入政府部門或顧問公司工作,所以也是這樣子構成  對許多教育機構(如FSR、KU LEUVEN、DUNDEE、gronigen等)產生廣大的教育需要。 這是一個歐洲的商業與研究的模型。

當然這只是我原本的一個假設而已

不過Michael教授相當同意我的看法

而我則進一步提到 台灣似乎並沒有這些背景的條件,因此似乎要成立氣候法中心甚至成立氣候法專門學程,就有一些難度。未來似乎還需要繼續尋找台灣一個能夠自我滿足的模型。

最後聊天之中,才發現此michael教授,似乎尚未到歐洲與各主要氣候與能源法中心進行訪問與交流

本研究室也承諾將協助michael教授安排歐洲可能的訪問行程

以協助不同研究中心之間之串連與交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