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獻給台灣人之能源法原文專書

2000年決定投入能源法這一個領域做研究

當時對於未來茫茫 只知道這一個領域沒有什麼人研究 只將他當做短期內自己碩士論文的一個階段性目標

找遍台灣的圖書館圖書目錄 只找到了當時在三研的法研圖有一本大部頭的 sweet and maxwell出的一本能源法專書(http://www.amazon.co.uk/Energy-Law-Regulation-European-Union/dp/0421595108)

是一本活頁裝的超大部頭書籍 並不准借出

於是自己花了好幾天將這一份資料處理一下

就這樣子開啟了能源法的奇幻冒險

——

在論文寫作過程當中其實也並不是非常確定是否一定會走學者這條路

當時只是希望好好地把論文寫好 可以進去能源智庫 就這樣子一輩子終老

畢竟英文從小就不是自己的菜 也沒有特別的訓練 壓根兒就沒有想過出國的這一件事情(更沒有想到自己未來會跟英文出版結上這麼多緣份)

只是希望頭夠透過自己畢業口試 掙到人生第一份工作就好

而某一位在能源領域非常有經驗口試學者 許志義老師看完我的論文初稿後,給我的第一句開場就是:你這一篇論文到底是多少錢計畫的研究成果?

也讓我對我在能源法的研究能力 有了一點初步的信心

到出國的夢,連托福都沒有想過要考,口語聽力也極差無比,離出國還是相當地遙遠

—–

畢業後順利進入了夢寐以求的能源智庫

也在過程當中,培養自己對於能源經濟、能源科技等領域的整合能力

突然覺得自己有一種想要往上進修的想法

不過當時其實我身邊的人 包括家人、女友等等 對我的這一個決定基本上也是贊同

但 大多也覺得 我應該也是要順便考考國考 否則 以國內當時就已經流浪教師或博士氾濫的環境

還是不是很穩當

朋友也大多覺得走這種學者之路非常地冒險

當然理論上我也可以選擇閉關一兩年,專心拼上國考後 再來追求自己的夢

只不過當時自己就是一股腦兒的對 做研究,寫寫自己的想法的這種事情

有一種莫名的興趣

對於每天一直反覆背誦一樣的事情 相當地反感

就決定快點準備自己很弱的英文聽力與作文等 拼上托福 準備出國

在出國前 我的動機信當中 也寫了一段不切實際的夢想

對未來依舊茫茫

竟然在申請魯汶大學時寫了這樣的大膽的一段話:

「Finally, to foste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mong nations, I am convinced that it is worthwhile to introduce Taiwan energy policy and law experience to a foreign country. As IEEL intends to engage in international energy-law research and exchange, I wish to take the opportunity while at school to contribute Taiwan’s experience to the discussion and am eager to hear the faculty’s and fellow students’ comments.」

而我腦中想的這一段話 原本寫的內容是 就是要幫忙寫iel的台灣章

但後來被覺得太有具體而被改為比較溫和的版本

對當時英文能力只有勉強接近學校托福申請門檻的我

完成一本英文專書的夢 更是遙遠也

—-

在出國留學時

自己的一堆特殊與眾不同的決定

引來了身邊一堆長輩與朋友的不諒解與難以理解

  • 長輩要不然就是勸我留德、 留美 怎麼會去留一個聽都沒聽過的比利時?
  • 同學朋友也是不理解地 認為 你要不然就是去學環境法、要不然就是去學行政法 怎麼去學一個奇怪的能源法?
  • 當然最大的不諒解,與最大的壓力 則是來自法律人的原罪    你要不然就是考上國考才出國,怎麼還沒有考就出去了 就算念了博士,可能回台灣還是沒有工作,怎麼辦?

這也讓我在出國期間 基本上就是處於一種非常被各種人挑戰我的決定的狀態

幾乎沒有一個人支持我的決定

那怕是我的女友與目前的老婆,每天skype的內容,也都是在討論為何我不考國考這件事情

比利時的博士班是不用修課的,怎麼不趁機準備一下國家考試呢?

就在這樣子的壓力之下 我從二零零四年的夏天後的多年(或許一直至今)

人生進入了dark age

基本上沒有一個人「全部」支持我的決定(最佳的狀態,就是女友與家人,處於一種部分支持,但還是難以諒解不國考的狀態)

無論我怎麼樣證明自己是投稿eelr、ieltr等期刊之台灣第一位

最後得到的看法或回應也都是類似:「那你滿足了畢業要求,應該就可以停止發表了,快點準備一下國考」

「能源法到底是一門獨立的學科嘛?這一個學科到底在研究些什麼?怎麼不從基本理論出發呢?」

老實說我也已經忘記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素

讓我撐過了熬過了這一段期間的考驗、眾人的質疑與煎熬

或許 只是單純地因為我很「幸運」選了一個沒有法律人的比利時念書

所以不用一整天老是面臨他們的挑戰與質疑

或者說 在那邊比較常遇到很多念理工的台灣學長的結果

法律這樣的專長 能源科技與法律這樣的學科

反而可以讓他們覺得你可以協助 駐歐盟代表處的科技組做一些什麼樣的事情

亦即,我不是人家的眼中釘 也不是人家眼中的怪胎

—-

拿到博士學位後 人生正式進入第二階段的黑暗期

畢竟這時候要面臨自己多年來的「堅持」

這一場「豪賭」

是否wise的最嚴重考驗

也考驗 台灣以派系 留美、留德、留日三分為主之派系

是否有可能接受這一個 一點都不純的奇怪國家的考驗

面對非國際法、非行政法、非環境法、非傳統公法之 能源法 到底一般學校會如何給它定位的考驗

最後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 有機會進入國內的能源重鎮的nthu

而這一件事情 也終於讓身邊大部分的人 都認同我當初的決定了 雖然還是有一些朋友還是認為這是一個非法學主流應該待在的地方

不過幸好,我的研究領域本來就不是主流,這個地方對我來講,就是再適合也不過

—-

而也在這時 我也接到了人生的另外一個考驗

就是幫iel 寫台灣專章的邀約

對剛進學校的助理教授來說 怎麼可能會有辦法有空寫一本這樣的大部頭書?

但我又覺得這對台灣是相當有意義的一件事

或許從傳統法學向來都是認為台灣法本身並沒有任何獨到之處 我們的法學基本上就是繼受人家國家的制度

而更冷門的法律體制 則是根本就沒有什麼法律人參與研究,所以根本就不ok,哪有什麼好寫的

但我衷心認為:台灣的法律其實已經從繼受當中,走出一條自己很獨特的道路 不管是好 是壞,放到國際的時空 都是可以激勵討論的

況且,若台灣法律真的如此沒有研究價值 這樣的以商業導向之私人出版社 也不會願意浪費錢吧

(更不用說,許多非洲國家、或印度也早就已經出版了)

但麻煩就是 理想歸理想 要擠出時間 來完成這樣的一本書 真的是我人生中的重大考驗

原本我預計是在助理教授第一年的暑假專心地來寫這一篇

但結果是 在暑假前的六月,就接受了政府一個相當具有挑戰性的每週開會的研究案

不過最後還是利用這一個暑假 真的全力把這一篇還是把它拼出來了!!

而初稿完成,去年九月十月 送給編輯部審查通過確認後,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這本書的完成必須感謝這些日子以來我的父母 與 內人的支持

他們分別代表兩個不同極端情況下的支持

對父母來講 他們對於我的研究與人生規劃 大概到了高中以上,就已經很難參與

但難能可貴的是 他們在不知道我做出什麼決定之情況下 仍舊選擇全心地支持我

甚至在大學時候也是支持我做很多非課業且對一般家長來講根本就是離經叛道的事情

父母在不瞭解你的情況下仍願意付出

這在當前父母相當bossy的社會當中 誠屬相當難能可貴也

而目前台灣大概也沒有這麼多家長 會給自己小孩這麼多「自由呼吸的空間」(即便沒有一個父母會承認自己不開明)

另外一個必須感謝的,就是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支持我這個窮學者之路的內人

或者說,他根本不是一個(在家裡之)「內」人

而根本就是一個「外」人(在職場一直闖蕩著)

我在光譜上是將他歸類為對我比較有瞭解的人

至少他也是念法律的 也每天都一直聽我談著能源、自由化、電力指令

在留學期間 我們也是每天都會固定花上一兩個小時講講SKYPE 他對我所有的情況是最有知悉者

不過畢竟我的領域實在太難懂  就算他已經算是全台灣對我相對稍微有一點瞭解的法律人

但大多數人問他我的博士論文、我的生涯到底是什麼?他仍舊是不知道該怎麼樣描素我

更重要的是,在律師物質化的生活當中,他還是一直支持著我這個「活在理想、理念社會」的稍微非物質社會的人

也不覺得在這段期間一直很不成材的我 讓他很丟臉 或者,在『某些』壓力之下,換了一位男朋友 或者換了一位丈夫

我們不只是 感情上的伴侶 也是彼此生命中最好的朋友

這大概也是支撐著我這麼多年  能在孤獨之學術之路 照著自己的步調來走的最重要支柱

---

這一本書的完成,大概就是這樣子接近十年的心血結晶    從「無」到「有」   也佔據了我生命中接近三分之一的生命

一個從遙不可及的夢想 到最後在現實重重考驗下 仍舊實踐了 特別是在我這一個這麼「」的人身上 這一個在大學後開始歷經多荒唐歲月的人身上發生了

當然很多人一聽到拙這個字 就會想當然爾想到 勤能補拙 這一句成語

不過我想這一句話,應該也是無法適用在一個 在比利時留學期間 過著每天晚上都到 文化電影院看兩部電影的人身上吧

我想「幸運之神」與「身邊周遭一直可以出現讓我的視野擴展的朋友與長輩」讓我可以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這一個艱鉅的任務

他們才是這本書完成的背後最重要的無名英雄

只是由我負責來執筆而已

--

當然我也是繼續期許 在國內以國家考試掛帥之情況下

若你是一個想要選一條不一樣的路的法律人

但你自己又沒有確切把握

甚至連基本能力都不具備者

也未必全然就是snake eye之困境

絕對不要忽視破斧沉舟背水一戰的力量

也不要忽視一個榮耀的本身,也往往就是困住你、限制你的力量(例如:我考上司法官的一些朋友,就對於他們現在只能做司法官小螺絲釘,而不能像我可以對國家整體方向有一些導正效應,而有所感慨)

更重要的是:你的人生,不是你爸媽的人生,不是你其他法律系朋友的人生

(你考上了律師司法官、公務員後,在加班時,他們不會陪你加班 他們只會跟你說:這種行業怎麼可能需要加班地挖苦你等等)

只要願意開始、只要你願意拼

只要天時地利人和

只要找到訣竅

永遠都不會太晚

更重要的是 你可以陪伴你有興趣的事情

跟著你有興趣的事情爆肝 你也會覺得相當愉快甚至於….享受🙂

--

放眼台灣  對新進教師來說 可以有空執筆這的確也是一個奢侈

這也必須感謝本所前輩所建立的優良傳統 讓我們可以在此一體系下受惠 有餘裕 完成這樣的大篇論文與專書

---

最後我也必須說明

這一本專書 在撰寫的過程當中 其實並不純粹只是將台灣法源中文翻譯英文的條文貼上而已。

而是有應用我自己切身對於 歐洲、美國國情與能源情勢等之觀察 融合入 對台灣能源法治癥結問題的看法

故也可以說是 對台灣當前能源法治有很多省思之處與評論

也可以說是 「多篇」評論論文的集結版本

即便是對很多人來講,就像是流水帳撰寫的 台灣地理情勢、台灣政府系統之介紹

我也都相當致力於從中找到與 『能源』之連結性

例如:台灣獨特以lpg加熱熱水洗澡之特殊性等等。

相信未來此書 也可以成為到歐洲相關國家演講 讓他們了解台灣能源法理念與發展之重要基礎

誰說「比較法」、「比較制度」會造成各說各話各自表述之局面?

只要有心,仍舊可以做出融合 不同國家能源法律體制,而從更知己知彼的角度,來切入做比較法之論述

這大概也是iel這一個大型的國際各國法律百科全書計畫 希望達到的目的吧!

--

誰說學台灣的法律的原文,一定是中文?

若能藉由英文書學習台灣法律的同時

間接更能加深對很多能源詞彙或能源法詞彙之了解

也不失是一個接近與了解法律的機會

---

當然新手上路 錯誤之處在所難免

也尚祈各方家不吝指正與指教。

One thought on “一本獻給台灣人之能源法原文專書

  1. 我是小小初生之犢的法律大四生,走的也是非傳統路線,閱讀完後很感動,讓我也得到勇氣,勇敢向前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